大同市孤残儿童家庭寄养分析

时间:2011-10-28

8月4日
    今天是我们在大同正式开始暑期实践的日子。
    上午我们与大同市福利院以及其下辖的残疾儿童康复中心取得了联系。虽然联系的过程中遇到个别办事人员的推脱以及其他外在因素的阻挠,但我们最终确 定了明天去采访的时间。通过这样一个过程,我们对如何与社会机构打交道有了更深的认识,并且学到了很多有效的沟通技巧。
    因为前期准备工作中的一个小失误,我们把大同市聋儿康复中心误以为是福利院下设的由宋庆龄基金会投资的康复中心。于是,我们多花了两个多小时的时 间对其进行实地探访。虽然浪费了不少时间,但我们却因祸得福。在探访的过程中,偶遇了许多当地的好心市民,他们为我们提供了非常有用的信息(如街道每月对 各个小区进行居民消费和储蓄状况的调查情况、普通市民的对寄养的了解和认可情况等)并完成了多份问卷。通过与大同老百姓拉家常,我们对大同市民的收入以及 受教育状况有了初步的认识,在中午吃饭的时候根据我们所接触到的第一手资料对我们的调查计划以及提问的重点做了相应的调整。上午的经历加强了我们的信心, 使得我们下午的工作更为顺利。
    由于采访福利院的时间改到明天,所以下午我们适当调整了计划,来到大同市人流最多的红旗广场和大同公园发放面向普通大同市民的问卷。上午发放问卷 的经历,让我们懂得:首先,要圈定可能的填写问卷的人。我们选择了人流量最大的百货的休息区和大同公园的休闲椅作为主要的发放地。因为在此休息的人们职业 分布、年龄、受教育程度的范围很广,且较容易抽出时间填写调查问卷。其次,我们统一身着经院的服装,便于取得市民的信任,取得尽可能真实有效的问卷。最 后,在整个受访者填写问题的过程中礼貌细致的为他们讲解问卷的设置和我们的调查目的。这些都是唯有亲身经历后才能收获的社会感悟,也许现在看起来只是交织 起来的细细小小的瞬间,但对我们这些生活在父母的保护圈里的大学生而言,却开启了人生中一扇新的窗户。
    晚上回到宾馆后,我们对今天发放的40份面向普通大同市民的问卷作了整理并制定了明天的详细计划。
    一整天的烈日曝晒,一整天的手足无措,一整天的辛酸劳累在此刻化为了内心流淌着的感动和喜悦,为自己,更为整个团队。唯有一句话能作为今天的总结:我们做到了。  

8月5日  
    今天是我们暑期实践开展的第二天,也就是在今天我们的实践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大同市福利院是我们的一个重要采访点,在暑期实践出发之前就开始了联络工作,但由于今年到福利院采访的媒体已有20多家,福利院工作人员觉得已经干扰了他们的正常工作,于是联络过程并不顺利。
    在前一天,我们联络上了他们的办公室主任,主任应允我们帮助我们联系院长,但进度还是很缓慢。最终我们几经周折拿到了福利院院长的电话,院长答应接待我们,于是我们异常振奋的开始整理访谈提纲。
    大同交通并不复杂,但由于福利院在市区外较偏僻的地方,大同许多出租车司机都不知道具体地址,从出发直到站在福利院门口,又是一番周折。但当我们抬头看着“大同福利院”几个大字时,心中还是无限激动。
    接待我们的是副院长毛女士,福利院的小朋友以及工作人员都称呼她为毛姨。毛姨很热情,带着我们到处参观,态度也十分亲切。福利院的设施非常先进, 康复中心有针对各种感官,身体功能进行培训的房间,培训室的老师也非常专业,耐心,带着孩子们一点一点完成康复任务。随后我们还参观了一户寄养家庭,深入 体会到了现有寄养模式的内涵。 正午时刻,我们随着一位妈妈和五个孩子回到了他们的家 。 家庭明亮,温暖,整齐,孩子们和爸爸妈妈十分亲密,这也正是家庭寄养的目的。
    随后我们与院长以及一位家庭寄养部主任进行了深入的交谈,了解到了许多有用信息,还一起在福利院吃了中饭,时间过的很快,也很愉快。
    临行前毛阿姨给了我们一些福利院和散岔村的宣传资料,我们带着一颗感恩和有几分被触动的心离开了这里,比起那些得到的用来分析的数据,更让我们铭 记于心的是那些孩子的如花的笑靥、那些寄养妈妈留在我们身边的温暖和感动、还有福利院的工作人员的尽职尽责、一丝不苟。家庭寄养或者寄宿制,不再是简简单 单的概念,也不是领导者们制定的那些冰冷的条款,更多的是对孩子的热情和无私的爱。写到此时,我的心里顿生一种想法,我突然想在毕业以后来这里当上一段时 间的志愿者,为这一个社会的弱势群体真正的做一些事,虽然自己仅仅能发出微弱的光和热,但是我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爱”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名词,而是一个更 加温情有爱的社会。

8月6日
    今天是我们暑期实践正式开始的第三天。我们小组兵分两路,由女生负责在大同市区完成对大同市民的调查问卷,而男生则要进入本次调研最重要的目的地——大同市散岔村,也就是大名鼎鼎的“乳娘村”。
    前往的途中可谓阻碍重重,交通堵塞,修补封路,泥路颠簸……我们在车上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深入大同农村,到了散岔村的地界。
    下车驻足在散岔村“中国乳娘村”石碑下,几个一路饱受泥尘洗礼的男生可谓欣喜异常,我们赶紧在碑下合影留念,也算是留下了我们乳娘村的第一个印迹。接下来干什么?深度访问,问卷调查,礼品慰问……党孩们,我们来了!!
    但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由于前往乳娘村调研是我们自己的决定,并未经过福利院的程序,所以村子里面的乳娘们对我们的访问讳莫如深。诚然村 们的热情招待让我们充分领略了大西北人民的淳朴热情,但我们还是从村民的反应中感受到了一点“谈党孩而色变”的氛围。街上受访的路人纷纷表示家里没有寄养 的小孩,连村中的大队长也出面干预制止我们的调查继续深入。在和他的交谈中,我们隐约了解到村中似乎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没有福利院的允许和陪同,奶娘不 可以和陌生人透露党孩的任何具体情况。研究工作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阻力。对此在感叹无奈和气氛之余,我们也不禁心生疑问,难道这里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 密?
    接下来我们只能采取迂回战术,挨个采访那些没有领养孩子的家庭。老乡的热情招待和积极配合再一次昭显了农民的淳朴。虽然对方言的理解能力有限,不 过我们还是在对话中得到一些信息。老乡们的口径大体一致,按照当前政策来说,每寄养一个孩子,寄养家庭就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补助(相对于当地消费水平而 言)。所以说,有不少的乳娘本着赚钱的目的收留儿童。而有些乳娘凭借福利院的关系,一个人就领养了7到8个孩子(而按照大队长的说法,相关政策规定一户家 庭最多领养3个孩子)。养孩子成了赚钱的香饽饽。而曾经有媒体曝光过奶娘虐待党孩的现象,对福利院造成了不良的影响,怪不得这里村民口风这么紧。
    大队长一路看护,我们挨家挨户的计划也就无疾而终。当然大家也各有各的难处,我们也对乳娘村的情况表示理解。散岔村的泥土房折射着这里的落后和贫 穷,但这生生不息的乳娘传承却依旧让我们肃然起敬。在这片爱心铺就的黄土地上,依旧有无数真诚的奉献,无私的关怀,愿这里的明天更好!!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