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对西部教育的一些看法

时间:2009-10-13

雷杰

     当我静静的坐在舒适的家里写总结的时候,我依旧怀念那段在昭通墨翰的日子,虽然很忙很累,可是很充实。作为一个地道的云南人,那儿的环境没让我吃惊,至少 不是我见过的最苦的地方,作为领队,我没有直接参与具体的教学,没有如队员那般和孩子接触很多。我更多看到的是当地的总的教育现状,回来至今,我一直在思 考这些问题。
     当我看完队员们的一篇篇支教感言后,当我看了有关当地的一些教育资料后,当我再次回想起那些和老师们的谈话后,当一间间破旧的教室和孩子们一双双渴求知识 的眼神再次浮现在我眼前的时候,心有千千结,有太多的感慨,对于中国教育问题,特别是农村教育的现状,有不吐不快之感,借此机会以表个人观点。
     在中国这个传统文化占据主流方向的国度里,没有人不认为接受良好的教育是提高自己能力和地位的一剂上佳的药方。即使我也同意360行,行行出状元的说法, 但在目前的现状下,我依旧认为读书,读好书是一条通向成功的捷径,至少你有了一个高的起点。但除此之外实际上,教育应该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即机会救济 功能,也就是说中低阶层的人士可以通过接受良好的教育来跻身于上流社会成为社会各阶层的精英,尤其是中国由个人崇拜型向精英管理型转变过程中,均等的教育 机会是每个人都认同的一种普遍价值观,这样的普遍价值观必然会引起每个人对教育发展的高度关注。整个社会对教育改革导向好坏的辩论和教育不公的指责也就不 足为奇了。
     教育不公一直是媒体和人们引用最多的高频词。在城市和农村的基础教育中,原本就极为稀缺的教育资源的分配严重不公,大城市的中小学校得到政府和社会注入的 资源是越来越多而非越来越少,不管是人力资本还是教学设备以及学生生源等都比农村的中小学校显示出无比优越的姿态,由于条件的优越就有利于吸引更好的人 才,优秀的人才进一步推动学校的发展,学校的向上发展又反过来影响老师和学生的发展;而农村的中小学校正在一种非常尴尬的处境中生存,没有很好的教育环境 和匮乏的教育资源加剧城市中小学校和农村中小学校的差距的快速拉大,“好者更好,差者愈差”的“马太效应”在催生教育不公的恶化。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前不 久媒体报道的中国各大城市率先在九年义务教育上实行全部免费,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免费义务教育。它说明了什么?各大城市政府的财政经济实力有能力让孩子们享 受免费的公共品服务,但如上海市,2008年上海市的人均GDP达到了10529美元,北京为9075美元,这表明大部分居民自己有能力承担这样的教育购 买力,特殊情况的除外,而中央和各大城市的政府为什么不用这笔免费教育费用提供给其他地区的贫穷孩子呢,让贫穷的孩子早点踏上免费义务教育的幸福快车,缩 小地区之间的教育差距。反而让这种差距越来越大呢?这样省际之间的财政转移支付不正好提供了解决资源分配不公的一个很好通道吗?难道非要是中央政府才能向 地方政府实行财政转移支付吗?难道生在北京,上海的孩子就可以享受这样的经济好处和特权其它地方的孩子只能眼巴巴地等待那一天的到来吗?就目前而言,政府 应该更加关注的基础教育,让更多的孩子享受良好的基础教育。政府通过下派高水平、高素质的教师队伍向老少边穷的地区支援是个不错的方法,可是关键问题这样 的办法只能局部地改善这些特殊地区的教育问题,而不能真正解决城市和农村基础教育的差距。我们在这几天的支教过程中也接触到了许多爱岗敬业的好老师,他们 将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山区教育,老到退休甚至逝世都没有离开过那个山区,难道这公平吗?难道这种现状凭他们的一己之力,凭他们的热情就能改变吗?这些高水 平、高素质的下派教师不可能一辈子为下派的学校奋斗一生,充其量他们是这些学校的匆匆过客而已,在以后只会让那里的老师和学生留下美丽的回忆。我们的教育 制度设计应该能让这些高水平、高素质的下派教师在老少边穷的地区愿意留下来奉献自己的智慧,而没有任何后悔和遗憾,这才是教育部门要做好做足的功课。中国 教育要面临解决的问题有很多,就单单城市和农村之间的基础教育的差距已经很艰难了,而中国的高等教育仍然是千夫所指的一个焦点问题。我国的高等教育不仅仅 是国内的问题,也是国际问题。高等教育的好坏关系到人才培养的质量优劣,同时也关系到一个国家在国际上的科学技术和其他方面的竞争力的强弱。在中国转型时 期,不管是经济的发展还是社会的发展等都需要大量的能力型人力资本,而我国现行的教育恰恰与社会的需求脱节,大批量的高学历“机械产品”正在向社会输送, 中国大部分学生动手能力差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了。按照我国城市居民和农村居民的平均实际购买力来计算的话,城市的工薪阶层要供养一个大学生也不是那么容 易,更别说农村的广大父母去培养一个大学生有多么艰难!!!如果这些培养自己孩子读大学的父母在花费巨大开支的同时,又不得不为孩子能不能适应社会的发展 担忧时,我们不能不对中国的高等教育提出质疑。这是因为我国的高等教育的公共利益和社会教化功能正在向纵深的方向推进,人们渴望高质量教育的多元化需求正 逐渐扩张,因此大家对教育的供给抱有更精更好的高预期;与此同时,也表明中国教育制度存在明显的缺陷,教育深化还有很大的空间。既然人们渴望更好的教育, 中国的教育部门为何不引入一个相对比较竞争机制,激活教育资源和人才的最优化配置呢?教育垄断还要进行多久呢?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