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菜贵伤民 菜贱伤农”问题的猜想及数据推理

时间:2011-10-28

    “菜 贵伤民 菜贱伤农”仿佛是截然相反的两件事,却确确实实的发生了,并且在中国产生了很广泛的影响,我国是农业大国又是人口大国,用着百分之十的土地养活着全球百分 之二十的人,农民的问题是中国的根本问题,也是最实在的问题。在网络上流传的原因,或是为人们广泛认可的原因都很多,可是经过我们小组为期一周多于上海, 西宁两地的实际调查及比较,抽丝剥茧却发现问题并没有如此的简单,下面是结合我们的见闻及调查数据所做的分析及猜想:
    现在广泛为人们接受的问题原因有:(1)通货膨胀(2)中间商过多(3)交通运输费用繁重,蔬菜进城门槛过高(4)蔬菜零售市场由竞争不充分而价 格上涨(5)政府宏观调控失败 税收繁重(6)批发商投机行为(7)农民盲目选择种植品种(8)化肥农药等用品价格上涨
    以下我们一一分析及阐述
    正如我们所知道的,价格是由供给需求及市场决定
    供给方也就是农民,近几年农民所承受成本增加,确实会导致菜价上涨,但我们也要先认识到这种上涨是必然还是偶然。首先中间商环节过多有待商榷,根 据我们多日来的调查,中间商一般在一道至两道,最多的或许可以达到三道中间商,以西宁市最大的蔬菜水果批发市场海湖路批发市场为例。蔬菜可分为三方供给, 其一是附近村庄农民过来散卖,正如我们所调查的吧浪村农民每天凌晨就会到此去卖菜给城市里的蔬菜批发零售商;其二是来自西宁市附近乡镇的以卡车,货车来倒 卖的,大都为乐都县过来的,而且我们详细问过过来卖蔬菜的人他们都为乐都本地农民,并不是由中间商过去去收购再来倒卖;其三为各省市来到海湖路批发市场作 为中转地的批发商。第一个中间一道批发商及把农民手里蔬菜收购再卖予城市居民的人,会有不少人问为什么农民不自己上城里去卖蔬菜那,首先是农用车进城需要 有的牌照手续等费用,其次是所租摊位的费用还有就是人员的机会成本及专业知识不如那些专业批发商,效率无法跟上,这也是一道批发商存在的条件,他们是必需 的,也是有效的,面临着很强的竞争也必然无法是高额回报的,但他们是比农民更具有讨价还价能力的,稍后我们会以讨价还价模型来加以证明及分析。第二个有两 道中间商,一是收集全村的蔬菜去海湖路批发市场去卖的乐都本地农民,他们有本地农民组成也就决定他们所赚取的只是误工的机会成本,假如他们所赚取的利润高 于耕地的成本便会有更多的人来从事此项工作而导致这个工作趋向于零利润也就是误工的机会成本,第二道之前便也解释过了,两道中间商都是必须的,也是有效 的。第三个便可能有更多的中间商,因为他是从外地运过来的,但是蔬菜又分为两种,一种是西宁本地没有的蔬菜,另一种是西宁本地产的蔬菜,前者来自外地的竞 争,后者也要跟本地菜农竞争,二者无疑都加大了本地蔬菜市场的竞争力度,但这都是有利于本地市民的,却是加大了本地农民的压力,再加之西北土地贫瘠,本来 的生产能力就受限。这类似于一个,西宁市内外双方菜农博弈模型,他的一个非角点解为二者边际成本相等也就是由于土地贫瘠导致的平均产量低下与其他地方运来 蔬菜的运费成本正好相抵,蔬菜价格也就大致等于全国平均菜价加上内地运往西宁的运输费用,农民所赚的也是全国平均农民收入减上土地的弊端所未转加到地租上 的成本自然导致“菜贵伤民     菜贱伤农”不过这里是小伤,也是特例却是实实在在的。中间商尽管无疑加了菜价,但他们确实是必须的,也是有效的。蔬菜进城的门槛也是出于城市建设 美化的考虑,这部分的费用也就由消费者,中间商,农民共同承担了,这是无中生有的,但也是必须的,却并非有效,也是需要补贴的,也是需要政府确确实实补贴 到农民身上的,可是正如我们所见的补贴没有到农民手上,尽管补贴发放是有一定难度的确实农民生计的关键之处,政府应当高度重视,做到实处。还有一点要特殊 说明的,中国实行的是中国特色主义市场经济,既然是市场经济,尽管不完善已不够有效,也应该遵循市场规则走,政府的补贴应该补贴在该补贴的地方也就是农民 本应该享有的却因为其他原因多为城市规划等政府性行为而做的补贴,并非因为单纯的菜价过低而做的补贴,这只会使价格偏离市场,补贴并非社会福利,按照自由 经济学派大师托马斯.索维尔所讲的何种价格管制都是有违市场的,补贴应该是顺应市场的而并非是阻碍市场的。关于供给方的最后一个问题是,农民选择蔬菜种植 品种,很多人会说政府应该组织农民种植免得农民盲目种植导致的供过于求菜价低迷,正如前面所说这也是有违市场的,好像回到了以前的计划经济年代,尽管市场 信息是滞后的,但他却是自我完善,自我调节的,也就是蔬菜整体应该是时刻浮动却趋于稳定的。
    需求也就是城镇居民的需求,根据我们问卷所调查的居民每月所花在蔬菜购买上的金钱比以往两三年要高大概0.5至1倍,家庭收入每年以10%左右上 涨,也70%到80%家庭选择以上早市买较便宜的菜或是选择一些涨价并不高的蔬菜代替自己平时爱吃的蔬菜的方法解决日渐高昂的蔬菜价格上涨问题,只有很少 一部分人选择减少蔬菜购买量,众所周知蔬菜为必需品受价格影响较小,弹性小,但是代替品多,并且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代替程度很高,白菜不吃可以吃豆角,豆 角不吃可以吃土豆。也就是说真正想达到“菜贵伤民”那么就得有相当比例的蔬菜价格全部上涨,也就是说像去年的“算你狠 豆你玩”也都是局部的,暂时的,并不带有普遍性,其中也可能含有投机商的囤积居奇。2010年中国国家发改委曾组织多个调查组,深入山东寿光等蔬菜主产 区、主销区,对菜价上涨的原因进行了实地调研。调研结果表明,蔬菜种植、流通环节中成本的增加是蒜豆涨价的主要原因。相关人员说由于信息不对称,目前农产 品市场是相互分割的,全国各大农产品蔬菜批发市场之间不联网,导致流通成本增加,举例来说,内蒙古的土豆先从内蒙运到寿光的批发市场,再由包头的批发商前 去收到内蒙古去卖,也就是蔬菜价格白白加上了两道无用的运输环节。但是很明显,上面所说的现象只是一种方式,却不是原因,这是很容易证明的,如果内蒙的土 豆直接自销,不是会比寿光运来的土豆更便宜吗,那上述那种无意义的运输环节应该并没有生存的空间。我们调查小组很幸运的在上海市练塘调查蔬菜价格时碰到了 相似的问题,当我们采访一个来自江苏来到练塘租地种植西瓜的瓜农时,他是如此回答我们的“因为塑化剂的问题,今年西瓜的价钱不高,以往这十几亩地能赚几万 块钱,今年估计得赔几万,这里的西瓜一般都是江苏的西瓜贩子收购再去运往上海的,因为那面的西瓜还没出现塑化剂的问题。”很有意思,这一倒一卖其实是把有 问题的西瓜运到外地假包装一下再运回来卖,那么这道工序就是必须的也是有效地。“瓜贱伤农 瓜贵伤民”就确实的出现了,是市场信息不对称所引起的,但是这是统称的说法,实际问题是由农民对风险的承受能力低和政府对食品安全的后知后觉导致的,在此 之前瓜农根本不知道塑化剂对人体有害,政府也没有相关通知,可是塑化剂问题发生了,政府也没有相应的措施,这种无作为害苦了瓜农。农民对风险的承受能力低 也是中国现存的很普遍的问题,原因也很简单,中国是农业大国,也是农业小国,农民占中国人口四分之三由于,生产效率不高,其实也没办法高,人均耕地少,其 实如果生产技术过高会导致农村闲置人口过多,又会产生新的社会问题,中国的农业改革也是中国发展的重中之重。还有一种使这种运输环节有存在的可能,就是内 蒙古的土豆质量并没有山东产土豆质量好,这么一转是为了提高土豆售价,这无疑也是政府监管上出现问题。这些都会产生“菜贱伤农 菜贵伤民”等问题,也都是相对好解决,也是政府应该去监督执行的。
    本文的重中之重落在了通货膨胀上,近两年的CPI总在5%左右浮动,居高不下,通胀理所当然的被人们当做罪魁祸首。但不可争辩的事实,人民的生活 水平上升了,也就是中国的GDP比他的通胀快的话,在合理的社会利润分配下,物价应该是相对降低的,这在改革开放的前几十年也是很容易被佐证的,而现在物 价确实相对高了,显而易见中国的GDP增长是快于通胀的,那么问题出在了哪。以下我们先介绍一下当前中国的贫富格局,文中部分引用孙立平先生《当前中国的 贫富格局》一文。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0年我国农村居民全年人均纯收入5919元,实际增长10.9%;城镇居民全年人均可支配收入19109元, 实际增长7.8%,这是1998年以来农村居民收入增长速度第一次超过城镇居民。2010年,不少地区都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最低生活保障金标准和养老金 标准,这在很大程度上对拉升城镇中低收入群体的增长幅度起到了作用。但这些进展和变化有着相当大的局限,即使在出现改善的领域及进一步改善的潜力其实也并 不大。由于基本利益格局已经固定,很多既得利益都是不可触碰的,政府在再分配上的资源是有限的,有时甚至是拆了东墙补西墙。在整体的利益分配中,政府和企 业拿的越来越多,劳动者拿的也就越来越少。2002年以前,我国劳动者报酬率占人均GDP的比重基本在50%以上,2003年下降到49.6%,2007 年进一步下降到39.7%。据学者刘植荣先生研究,中国的人均GDP在世界排名第99位,而我们的最低工资在世界183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158位,深知 低于32个非洲国家最低工资。从国际比较上来看,中国GDP增长虽是发达国家的好几倍,但工资却远远落后这一幅度。日本在经济快速增长时期,工资增长幅度 比美国高70%,到1980年就已基本持平,这一段大概共用30年时间。然而中国自改革开放后经济也快速增长近30年,工资却只有美国1/20,日本的1 /24。更进一步地说,就是劳动者拿的很有限的这一块,还有相当部分是垄断部门职工拿走的。对于这个问题至少有两种说法,一个说法中国的行业收入差距达 15倍。尽管按照不同行业的计算机结果数据是不同的,但行业之间收入差距过大应当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另一种说法是占全国职工总人数8%的垄断部门职工所有 的工资奖金津贴加上福利,相当于全国工资总额的55%。中国贫富差距之大可见一般,回到菜价上的问题,单单的通货膨胀是无法导致“菜价两头欺”的问题的, 更何况中国快速增长的GDP,贫富格局才是真正的原因,持续且严重的隐患。小于20%的人拿走超过80%的财富,富人并不感觉菜价加个一两倍有什么,农民 要提高一部分的蔬菜价格以跟上高通货,菜价是根据整体通货上涨的,而农民及普通小市民却共同分那本来就不多的社会剩余价值,“菜贱伤农 菜贵伤民”现象也就顺理成章了。这将会是一种持久现象,尽管他是无法严格证明的,但这种结果却确确实实的发生了,这是政府政策大方向上的问题,很多提过让 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带领后面的人再富起来到底能否实现,看来在他尚未实现的时候,问题就已经出现了。
    综上看来“菜价两头欺”的现象绝非偶然,也不是短期情况,它很有可能中国产业结构及贫富格局利益分配上的不合理导致的。要理顺当前我国的利益关 系,解决利益关系的失衡问题是解决“菜贱伤农 菜贵伤民”问题的关键,需要一系列的机制与制度。换而言之,我们需要建立更合理,更阳光,也更有效地长效机制来平衡贫富悬殊,防止在劫富济贫或是劫贫济富 上徘徊,还需要政府的高度重视。
返回原图
/